《镜鉴》微微拼车为何一夜沉没

创业大潮鼓舞了一群人的理想,资本寒冬浇灭了一群人的希望.对这两者都深有感触的,当属微微拼车的创始人王永.他的项目赶上了创业最好的时光,产品上线短短几个月之后就受到了投资人的热烈追捧,有人甚至对其估值10亿;他的项目也赶上了创业最坏的时光,没用多久形势急转直下,最终因融资不顺倒在了资本寒冬里.

“我们用3个月的时间,从30人增长到300人,又用3个月的时间,从300人裁员到30人.”王永对网易科技记者说:“如今回头看,当初的一切都很疯狂.”

在最疯狂的时候,微微拼车每天要补贴掉100多万元,但后来证明其中30%甚至更多都被刷单者拿走了;地方分公司动辄向总部要走上百万的推广费,但结果只带来1000或者几百名新用户;员工普遍拿着高薪,学硅谷文化,每个月的水果酸奶钱都要花掉好几万.

当然,疯狂没有持续多久.微微拼车在花掉4000多万人民币以后,彻底宣告失败.这笔钱给王永买来很多教训,比如:创业要避免烧钱、避开巨头,否则命运不在自己手中;融资不能贪婪,要及时拿钱,出价最高的不一定最可靠;团队里要有同舟共济的合伙人,打工心态的职业经理人往往靠不住;内控和管理工作一刻不可松懈,否则公司会死在内耗上.

当然,贯穿微微拼车失败始终的一个问题是——王永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创业者,他把微微拼车失败80%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在公司最热闹的时候,我一度迷失了自己.”

估值从8000万到10亿

王永是楚星设计、品牌中国等企业的创始人,二十年来他在设计领域闷声赚钱,从未想过自己会与互联网创业发生瓜葛.

但在2014年,各种拼车软件层出不穷的时候,王永心动了.因为热衷公益,王永一直关注并推动着公益顺风车事业的发展,当他看到商业版本的顺风车如此受市场欢迎之时,便决定卷起袖管自己干.

于是,2014年4月,王永筹备成立了北京微卡科技有限公司;10月,微微拼车正式上线.和嘀嗒拼车、51用车、天天用车一样,微微拼车希望搭建一个拼车平台,方便车主和乘客互助出行.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王永是个传统企业家,他精于传播,且在全国各地拥有不少合作资源.这个特点帮助微微拼车迅速壮大,同时也导致了微微拼车的最终失利.

故事回到2014年10月,微微拼车只有不到30名员工,公司账上的资金也不到400万.但凭借王永在顺风车领域的号召力,以及全国各地的合作资源,微微拼车在多个城市迅速打开了市场.

资本接踵而至.2014年12月,微微拼车拿到了400万人民币的首笔投资,投资方叫中新圆梦,对微微拼车给出的估值是8000万元人民币;2015年1月,微微拼车拿到了750万人民币的第二笔投资,投资方叫茂信合利,给出的估值是1.5亿元人民币.

这两笔投资的进入,让王永的胆子大了起来,微微拼车随即进入人员和业务的“大跃进”状态.在2015年的1月以后,王永对微微拼车是行业第一这个事实深信不疑.他告诉网易科技,当时微微拼车的业务覆盖了国内180多个城市,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百万,日均订单在3万单左右.不断入职的新员工挤满了位于中关村南大街的铸诚大厦16层,人满为患之后又到楼上楼下租用了更多的场地办公.

“我们上了《新闻联播》,我主演的电影《顺风车》也启动了预热.”王永回忆说,当时一切看起来都欣欣向荣.包括中信资本、盛大资本在内的一大波投资机构络绎不绝地来登门拜访.他们给微微拼车的估值也从1.5亿变成3亿,又从3亿变成5亿、8亿,直到10亿.王永在微微拼车大约持股70%,按照10亿估值一算,他的身价已为7亿.

“当时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成功了,非常亢奋,每天几乎十六个小时都在工作.”王永甚至开始谋划上市,谋划全球化,谋划一个规模更大的私家车共享经济平台.

中新圆梦、茂信合利都希望能投出更多的资金,但被王永以不愿出让更多股份、希望小步快跑为理由拒绝了.当投资人给微微拼车估值1.5亿、3亿、5亿的时候,如果王永拍板,钱也许很快就会到账.但王永希望听到更高的出价.

终于,中信资本喊出了10亿报价,王永开始心动.为此,他甚至还拒绝了一家A股公司10亿人民币收购微微拼车的请求.但很快,他就为自己的贪婪和犹豫付出了代价.

投资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

在微微拼车最受资本追捧的日子里,有一位知名投资机构的负责人约了三次才见到王永.除了王永每日要跑三四个城市演讲、比较忙的因素外,他也坦诚,因为估值涨的太快,自己“有了傲气、不知天高地厚”.

骄傲和贪婪加在一起,让王永在犹犹豫豫的状态下拒绝掉了很多急于入局的资本,而把未来孤注一掷在出价最高的中信资本身上.就在中信资本做完尽职调查、准备开投决会之前,故事发生了致命转折——滴滴来了.

2015年2月14日,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合并.合并后没过多久,就传出滴滴将要推出拼车产品“滴滴顺风车”的消息,这对微微拼车、嘀嗒拼车、51用车和天天用车这些拼车行业的创业公司来说,是非常致命的一击.事实也证明,没过多久,拼车行业的另一个创业公司“爱拼车”就宣布了停止运营.而摆在其他玩家面前的最迫切问题是——滴滴把投资人都吓跑了.

王永显然没有预测到这样的结果,否则他应该先拿一笔钱活下来,而不是一味等待高估值.有趣的是,在宣布推出滴滴顺风车之前,滴滴的团队还曾拜访过微微拼车,并且信誓旦旦地对微微拼车的高管说,滴滴不会做拼车,即使做也会采取收购或合作的方式.这件事让王永至今都耿耿于怀.

滴滴把中信资本吓跑以后,微微拼车并没有马上到走投无路的地步.那时候,微微拼车每天要烧掉100万人民币,账上的钱所剩无几,但如果放低估值去融资还是有一定机会的.

果然,盛大资本来了,他们给微微拼车的估值是4亿人民币,愿意投出1亿人民币换取25%的股份,其中4000万来自盛大,另外6000万来自两家跟投的机构.与盛大的谈判非常漫长,而微微拼车账上的钱已经快要花光了.为了维持仅存的一点希望,王永个人先后拿出2000多万投入公司.

在业务方面,微微拼车一度加大了在上海、杭州等城市的补贴力度,仅仅是为了能做出漂亮的数据给盛大看.现在回想起来,王永说,那时候自己就是赌博心态.

而结果是,他赌输了.2015年6月,股市暴跌,在这样的背景下,盛大资本在投决会上决定不会投资微微拼车.而王永转身去找其他投资人时,发现没有任何人有丝毫接盘的意愿,无论估值可以降到多低.

自知大势已去,王永加大了裁员的力度,“从30人到300人很容易,但从300人到30人,过程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管理失控搞垮微微拼车

融资失败结束了微微拼车的创业之旅,但这只是表象,真正杀死这家公司的,是其在战略、团队、管理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

王永说,对于失败他自己要承担起80%的责任.作为董事长,王永最初主导公司的战略和外部事务,但在融资、招人、技术和管理等宏观层面,他的判断力都明显不足.

微微拼车的一位前员工告诉记者,王永对于互联网不甚了解,前期他在融资方面太过乐观和傲慢,后期则没有做到当机立断.公司在用人上也没有形成规范,王永独断的现象时有发生.王永在全国各地有很多合作伙伴,这些人给微微拼车初期的扩张工作带来很大帮助,但后来他们用尽各种手段掏空了这家公司的资金.

如果王永手下有一支称职的高管团队,微微拼车或许也不至于失败得那么突然.但问题是,没有.

如今王永对微微拼车前高管们的评价是——“简历都很牛”,不少人在华为、金山、摩托罗拉、百度等大型IT公司供职过,但对于互联网产品的开发和运营却不甚了解,也基本没有带领上百人团队的经验.比如在产品方面,微微拼车App的用户体验很差,有一段时间每天要宕机三四次.

但最致命的问题出在资金上.微微拼车从开始到最后一共花出去4000多万,王永认为其中至少有一半“被浪费了”.首先,在市场补贴方面,微微拼车做得不够精细.有一段时间,微微拼车每天要补贴掉100万元,最多的一天则为150万元.

“我们没有把钱补给真正需要补贴的人”,王永说,“补贴是一种自残行为,短期内看起来好像有点繁荣,但实际上并没有培养起任何的用户忠诚度.反而招来大量的职业刷单者,在我们的后台,刷单比例至少占到30%.”

但补贴并不是微微拼车烧钱的唯一出口.在推广费用上,这家公司的内控问题相当严重.“有三分之一的城市出现了这种状况,比如通过合同造假的方式侵吞推广费,比如一顿饭上万元的应酬费.”王永说,“甚至有些地方,几十万的推广费花完了,下面员工竟然说没有见过这些钱.”

聊到这里,王永的情绪有点激动.他说,当他发现这些情况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此前微微拼车的高速增长掩盖了很多问题,而财务权一直在CEO蒲繁强手里.

上述微微拼车前员工告诉网易科技,蒲繁强在财务方面基本不进行任何规划和管理.“各地来要钱,一般都会同意,也不问钱怎么花,也不考核实际的效果,只负责加油打气.”比如,重庆的团队要走80万推广费用,只带来1000多个用户;唐山要走150万,基本没带来什么用户;北京的一个活动花费了20万,只带来100多个用户.

“高管每个月工资3万多,媒介总监2万,总监的助理都要1万5.”王永做企业20多年,本来他有自己的经验和判断,但当高管们用“互联网要信任、透明、快节奏”等理念来游说他的时候,他动摇了、相信了,“他们告诉我,我们要学硅谷,每天穿个大裤衩、穿双拖鞋来上班,每天要有水果、酸奶,要好吃好喝.有一个月我看账目,买水果、买酸奶的开销都好几万.”

当王永发现这些问题的时候,公司账上已经没有钱了,他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了出来,甚至还找朋友借了不少钱,用于裁员、收拾微微拼车剩下的摊子.

4000万买来哪些教训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重新回到2014年10月,你觉得微微拼车的结局会变吗?”

对于这个问题,王永声称自己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吸取了前述教训之后再去经营微微拼车,胜算一定会很大,“也许现在拼车领域剩下来与滴滴顺风车对抗的就不是嘀嗒拼车,而会是微微拼车.”

王永说,创业就像登山,他以前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小有成就,但就好像只到过海拔2000米的山顶.而经过微微拼车,他去过了海拔3000米的地方.虽然结果摔得很惨,但教训也是财富.

微微拼车给王永带来很多教训,比如:创业要避免烧钱、避开巨头,否则命运不在自己手中;融资不能贪婪,要及时拿钱,出价最高的不一定最可靠;团队里要有同舟共济的合伙人,打工心态的职业经理人往往靠不住;内控和管理工作一刻不可松懈,否则公司会死在内耗上.

当然,也有对人性的思考.“以前我做公益,碰到的好像都是好人;做了微微拼车之后,遇到的好像全是坏人.”王永口中的“坏人”,指的是刷单用户和侵吞公司财产的员工,“我在湖畔大学上学,马云就跟我们讲,世界上其实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人的一半是善,另一半是恶.”

回想起纠结估值的那段时间,王永也承认自己有点贪婪,迷失了本性.而在如何处理人性的问题上,王永的答案是“一定要靠规则.”

当然,如果再创业,王永一定不会选择类似拼车这样通过疯狂补贴来竞争的行业.“生意总归要赚钱,要有利润.O2O补贴大战,其实都是自欺欺人.”王永说,“互联网是一种工具,我们不能把互联网当饭吃,真正的发动机还是商业本身.本来我对这个道理的理解还是比较深的,但在那段狂风暴雨的时间里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在采访完王永之后,记者与另外几位拼车行业的专业人士探讨微微拼车的成败.不少人表示,在他们眼里,像王永这样的传统企业家来玩互联网,几乎注定要败在互联网创业者的脚下.

但王永认为自己曾离成功很近,如今内心渐渐释然,他说自己还会继续创业:“如果一个创业者,能栽一个很大的跟头,对他未来做更大的事情,一定是有巨大帮助的.”

#网站推广   最新资讯

相关文章


案例展示

  • 青城马术俱乐部

    77青城马术俱乐部

    公司介绍四川青城马术俱乐部是中国马术协会的团体会员及四川马术协会的团体会员,俱乐部隶属于崇州高墩旅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弘扬马术文化,提倡快乐健身为宗旨,为会员提供休
  • SOLOVE素乐

    78SOLOVE素乐

    公司简介SOLOVE素乐是香港觅客科技旗下针对移动出行而开发3C数码产品的时尚品牌,公司最初由三位设计院士联合创建,并迅速发展成为一家拥有超过百人的高科技的企业,开发一系列
  • 广州立冠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74广州立冠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立冠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机箱、电源、键鼠、摄像头等电脑外设研发、制造及销售的民营高科技企业。旗下拥有的自主品牌立冠电源“立冠一代”&ld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