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范儿采访了在行、知乎和大弓,告诉你如何玩“全民奇葩说”还躺着赚钱

昨天,果壳旗下“在行”新推出了一款付费问答产品“分答”,奇葩说辩手鹦鹉史航,通过“分答”一天之内赚了 6000 块.

怎么玩知识共享经济?短暂的刷屏之后能否长期运营下去?关于付费回答产品,带着你想知道的问题,爱范儿采访了果壳 CEO 姬十三、知乎团队和大弓开发者Aether.

姬十三所说的“全民奇葩说”怎么玩

问题回答形式为 60s 之内的语音;

回答每个问题的价格相同,都是由回答者定价;

分答上描述擅长领域和个人介绍就可以开通回答问题功能;

问题付费后有一元的“偷听模式”,其中一半分给回答者,一半分给提问者;

目前回答者还包括文化娱乐圈人士,例如高晓松,鹦鹉史航等.

关于“分答”,我们采访了果壳 CEO 姬十三

爱范儿:在行是怎么想到去做一个付费问答的产品呢?

姬十三: 在行的逻辑是知识付费变现和以人为核心的价值交易.轻量级的知识变现功能一直在考虑,正在内测的另一个功能和分答都是这个思路的产物.

爱范儿:分答日后会融合到在行的 App 上吗?

姬十三:先不剧透哈.

爱范儿:分答只有 60s 的语音时间,这个限制会不会影响回答者进行更好回答?

姬十三:我们测试过几种路径.60s 很有趣,可以理解为微博对长文的颠覆.在 60s 前压力会放松.目前回答/提问率是 50% 激发了用户的创造力

分答是在行的零售和快消版,独立做有病毒性但会比较单薄,我们是全局的生态考量. 针对第 3 个问题,我自己录了几段,付费提问,60s 是对表演欲望的极大刺激,我自己录制时候感觉是在面对一个全民版的奇葩说,轻量级的超级演说家,知识版的直播秀.

爱范儿:在行一直没有做线上分享,分答会不会日后也会像知乎 live 一样,进行系统化的付费知识分享?

姬十三:不会做.人们看到果壳是有经验的内容社区、知识分享公司,但可能没意识到这家公司有多年的教育行业背景.在行是对知识分享和教育学习的洞察产物.系统地、互动式的大课分享,对讲者的技巧有很高要求,这是大部分专业人士不具备的.在行和分答通过一种门槛更低的方式让大量专业人士入场,使得他们可以成为互动式、个性化知识传授的主角.

爱范儿:从未来长期看,你们会打算如何运营这个产品?你觉得它的商业潜力如何

姬十三:保密…我们在 6 月还会有大动作.

比“值乎”更早的“大弓付费消息”

怎么玩知识分享经济,关于知识付费问答,也许你更熟悉知乎推出的“值乎”,但在值乎愚人节刷屏朋友圈之前,大弓在 2 月已经开始做基于微信付费内容产品.

大弓开发者 Aether 说:

大弓是反向的付费消息,先有问题,再有答案,是为了解除付费消息的坑.而为了解决问题和答案这个问题,使用了“人”的信任来作为突破口.

作为轻量级的付费回答,分答、大弓、值乎全部使用微信服务号作为基础,直接点击就可以进入分享入口.

“大弓”怎么玩? 大弓目前只提供一对一的付费问答; 问题回答形式为文字与语音; 回答者可以自己设置基础费率,而提问者根据对问题的考量也可选择支付溢价; 目前回答者大多为互联网科技圈人士,大弓回答问题为邀请制形式.

关于“大弓”,我们采访了其开发者 Aether 吴骋孜

爱范儿:大弓是怎么想到去做一个付费问答的产品呢?

Aether:“大弓有答”是大弓启动后的第五个迭代产品.

第一个是大弓付费消息.当时听说微信要推出付费阅读,我想了下,应该可以很快做出一个非常简单的版本,供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经过一个春节的开发,上线小规模测试.大家觉得很好玩儿,是因为觉得新奇,但作为产品,结果很不好.

核心的问题在于,同样的内容,有些读者觉得有价值,有些读者却早就知道,所付费的内容对他们来说是无价值的.对这部分消费者而言,这是极不公平的.对于消费者、个人品牌,以及商业品牌而言,都是负面的用户体验.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从反向的思维很容易就想到,如果先有内容不行,那么能否先有需求?—什么是内容的需求呢?当然就是“问题”.

由此诞生的一个想法:如果先找到愿意回答问题的人,事情可能会简单很多.而与之最为匹配的产品形态,我很自然想到,广受欢迎的 AMA(Ask me anything).在网上随手搜索了一下,发现 AMA 在国内似乎并没有成熟的独立产品形态,自然也没有和付费关联的形态.于是决定做这个试试,这就是“大弓有答”.

爱范儿:你是如何看待“值乎”和“分答”的?

Aether:我认为致力于尊重和分享人们的知识,是时代的进步趋势,值得大家一起探索.

爱范儿:目前“大弓”的问题以及回答都是处于一对一的模式,有没有考虑过开放问题,让回答者受益?

Aether:这是一个很复杂问题.对我来说,第一个要考虑的要素是用户体验.不论是单独的对话模式,还是整体产品感受,还有分享过程中所产生的产品认知.任何细节的变化都会带来复杂的演变.我现在还难以回答.

爱范儿:从未来长期看,你们会打算如何运营这个产品?你觉得它的商业潜力如何?

Aether:大弓唯一的探索方向,就是在好的用户体验基础上,为它的用户创造价值.

“值乎”还能刷屏朋友圈吗?

经过改版后的值乎也不仅仅是你最初见到的刮开卡片看消息的形式,值乎后期也引入了付费问答形式.

消息栏可以看到最新、最值两个界面,点击下方按钮写消息; 独家消息定价为 1、 2、5、10 元; 问答栏可以选择向他人提问; 个人栏可以选择,待回答、我写的、我买的.

知乎五周年上发布了新的产品“知乎 live” .作为“值乎”进阶版的“知乎 live”,是通过微信购票获取参与资格,听众以 AMA 的文字提问形式与嘉宾进行互动,而回答者则通过语音形式,进行实时的问答直播.

关于“值乎”,我们采访了知乎团队

爱范儿:知乎是怎么想到去做这样一个产品?

知乎团队:很简单,值乎是“知乎实验室”的一个试验型产品,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由两个产品经理和两个工程师(一个前端,一个后端)来做开发和维护的,基本占他们 20% 时间,利用业余时间开发.

爱范儿:值乎会像知乎 live 一样,融合到知乎本身 App 里吗?还是继续利用垂直社交登录?

知乎团队:值乎的核心是以问答为手段激励公共有价值内容更好的咨询和生产( 4 月 1 日推出的第一版,4 月 16 号产品经理在内部讨论时就已提出了下一步值乎 2.0 的想法和产品改进的核心思路).

对值乎来说,主要是在做轻内容沉淀变现,而非一对一私密咨询,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两者目前的尝试都远远谈不上成功.

爱范儿: 知乎团队是如何看待 “大弓”和“分答”的?

知乎团队:我们很赞赏所有参与探索专业知识变现的朋友和产品,做探索的人越多,越容易试错出清晰地方向.

而截至目前为止,内容小额变现/付费的模式并没有规模化成立,知乎这边的工程师希望尽自己的努力来做各种各样有意思的实验和探索.

爱范儿:从未来长期来看,你们会打算如何运营这个产品?你觉得它的商业潜力如何?

知乎团队:最后,即使私下说也要打个广告……欢迎关注知乎投入更多精力,目前正在测试的新产品“知乎 Live”.

你会愿意为优质内容付费吗?

国外的《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国内的《智族 GQ》,都有付费阅读的内容.

习惯了免费,也会有人愿意为更加优质的内容付费,购买 Taylor Swift 的歌曲,为了追剧购买会员.

Google Answers 最早推出付费问答,需要花费 2 – 200 美元,Google 为该服务选择了 500 名研究人员来完成给用户寻找答案的工作.Google Answers 在 2002 年推出,由于成本过高,四年后关闭.

对于内容制造者来说,这种创作传播的新形式,能否让大众心甘情愿地为有价值的内容付费?无论结果如何,分答、值乎和大弓都在做一件具有探索性的事情.

看完这篇文章你对付费问答有了怎样的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告诉我们.

#网站推广   最新资讯

相关文章


案例展示

  • 青城马术俱乐部

    77青城马术俱乐部

    公司介绍四川青城马术俱乐部是中国马术协会的团体会员及四川马术协会的团体会员,俱乐部隶属于崇州高墩旅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弘扬马术文化,提倡快乐健身为宗旨,为会员提供休
  • SOLOVE素乐

    78SOLOVE素乐

    公司简介SOLOVE素乐是香港觅客科技旗下针对移动出行而开发3C数码产品的时尚品牌,公司最初由三位设计院士联合创建,并迅速发展成为一家拥有超过百人的高科技的企业,开发一系列
  • 广州立冠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74广州立冠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立冠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机箱、电源、键鼠、摄像头等电脑外设研发、制造及销售的民营高科技企业。旗下拥有的自主品牌立冠电源“立冠一代”&ldqu